惠天听书(www.httingshu.com) 欢迎您!
作者:契诃夫 俄国 演播:艾宝良
《一个官员之死》
有那么个心情也挺好的庶务官,名字叫伊凡·德米特里·切尔维亚
科夫,此刻他正坐在剧院的第二排座位上,举着望远镜在观看着轻歌剧
《科尔涅维利的钟声》。他一边看戏,一边感到无限的欢快,可是,可
是就在刹那间……对,正像是小说里经常可以碰到的那个“刹那间”。
作家们是正确的:生活中的确充满了很多意外的事件。对,就是在刹那
间,他的面部皱起来了,眼珠子直往上翻,呼吸也屏住了……他放下了
眼睛上的望远镜,猛的低下了头,便……阿嚏!!!对,这回看得很清
楚,只不过是打了个喷嚏而已,不管在哪里不管谁打了喷嚏,都不是犯
禁的。对,乡巴佬需要打喷嚏,警长局长也同样需要打喷嚏,有时侯就
连达官贵人也是在所难免。对,大家都需要打喷嚏。切尔维亚科夫并没
有失态,他取出小手绢来擦了擦脸,并且像非常讲礼节的人那样,朝四
周瞅了瞅:啊,他的喷嚏是否给别人添了麻烦了?然而,这一瞅可不得
了了,吓得他不由自主的乱了神,他瞅见了坐在他前面的第一排的座位
上有个小老头,他正用手套使劲的擦着秃头和脖子,嘴里还在嘀咕些什
么。我的天啦,切尔维亚科夫立刻就认出来了,这个小老头就是在交通
部任职的文职将军布里扎洛夫将军。我的天啦,我的天啦,我……溅着
他了。
切尔维亚科夫心想里说,“呃,虽说他不是我的顶头上司,是其他
部门的长官,然而这总是不那么妥当。对,应该向他赔个罪才是。”
切尔维亚科夫于是咳嗽了一声,将身子探向前探了过去,他凑着将
军的耳朵小声说:
“对不起了,大人请原谅,刚才在下的唾沫星子溅着您了……我不
是有心的……”
“嗯,没关系,没关系……”
“哎,是是是,请看在上帝的份上,您要原谅在下。在下本来,在
下本来并非有意这样做的……”
“好了,好了快坐下吧!让我看戏!”
切尔维亚科夫此刻有点慌了神,啊……他傻头傻闹的笑了一下,
然后望着舞台。他虽然还在看演出,却已经再也感不到欢快。他总是觉
得惶恐不安,心定不下来。在幕间休息的时候,他又走到了布里扎洛夫
面前,在他身旁踱来踱去,他抑制着胆怯的心情叽叽咕咕的嘟囔着:
“呃,是在下,刚才把唾沫星子溅到您身上了,大人,请您务必宽
恕在下,你要知道在下,在下不是故意的,……”
“够了!……我都忘了,您怎么还是老提它呀,嗯!”将军说着,
不耐烦地撇了撇嘴。
“哦,是是是,……忘了,可是他那眼神里分明流露出一道凶
光啊!”切尔维亚科夫心里想着,并且怀疑地看着将军。“他竟然连话
都不想再说了。我还是应该对他解释清楚,那完全不是有意的……这明
明是自然规律……可不要让他以为我是有意啐他的。对于他现在不那么
想,可他以后会这么想的!……”
回到家中以后,切尔维亚科夫就把刚才的失态告诉了他的妻子。妻
子听了之后先是吓了一跳,可后来听说布里扎洛夫是别的部门的长官,
于是就放了心。
切尔维亚科夫觉得他妻子对这个事的态度过于草率,他妻子说,
“嗯,是吧,我觉得你还是去给他赔个礼,道个歉才好。他可能会以为
你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举动不慎得体的!”
“对对,你说得对!刚才我就道过歉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那
个模样总是令人觉得有几分古怪……呃,他连句通情达理的话都没
有说,不过当时,他的确也没有功夫细说。”
第二天,切尔维亚科夫穿上了他的新制服,刮了脸,就去找布里扎
洛夫解释……当他走进了将军的接待室,见那里有许多许多的人在请托
各种事情,将军本人被夹在他们之中,听取各种请求,将军问过了几个
人之后,抬眼看到了切尔维亚科夫,呃,是这样,昨儿在,……剧院里
要是您还记得的话,”庶务官开始向将军报告了,“我在向,呃…无意
中打了个喷嚏,溅了您一身的唾沫星子……请您务必原谅……”
“您在说什么废话啊!……鬼才知道您扯的怎么回事!”好,将军
调过了头,对下一个请托事情的人说:“你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嘛?”
“啊,他根本就不想谈这回事!”切尔维亚科夫脸色变得煞白,心
想,“这么说,他这么说,一定是生气了,啊,不成,这种事一定不能
就这么丢开,不能,不能的……我还得对他解释清楚……”
在将军见过最后一名请托事情人之后,刚要返回内室,切尔维亚科
夫抢前一步,又开始嘀咕说:
“大人,大人!假若在下胆敢打搅大人的话,那么可以说,这纯粹
是出于懊悔之心……大人,您要知道那不是故意的,务必请您原谅,大
人!”
将军被气的一副沮丧像,他挥了挥手。
“先生,您简直就是在开玩笑!”将军说完,就走入内室去了,使
劲关上了身后的门。
“开玩笑,开玩笑,怎,怎么会是开玩笑呢?”切尔维亚科夫心里
想,“是玩,我一丁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啊,可是将军怎么竟然不懂
啊,竟然如此,我就再也不朝这个好摆臭架子的人赔礼了,哦去他妈的
吧,我给他写封信就算完事了。反正我再也不想来了,真的,我是
真的,我是真的,再也不想来了! ”
切尔维亚科夫这么想着就回到了家中。但是给将军的信却没有
写成。他思前想后,怎么也琢磨不出这信应该怎么写。只好第二天又去
跟将军本人解释。
“哎,我昨儿个就来打搅了大人您,”当他等到将军抬起训问的眼
睛看着他的时侯,他又嘀嘀咕咕的说,“哦,真的,在下可不是像您说
的是来开玩笑的,在下是来给您赔礼道歉的,由于在下打喷嚏的时侯不
小心唾沫星子溅着您了,是的,大人……您要说开玩笑,在下可是从来
没有过这样的想法。在下敢跟您开玩笑吗?假如在下真的是开玩笑,那
么就是在下对大人物没有一点敬意了”
“给我滚出去!!”忽然,将军脸色铁青、全身颤抖大喝一声。
“你说什么,大人?”切尔维亚科夫小声的问,他被吓得楞在
那了。
“快滚出去!!”将军跺着脚,又大喝了一声。
切尔维亚科夫觉得体内像有个什么东西坠下去了。他似乎什么也看
不见,什么也听不到了,一步一步的退到了门口。然后他来到了街上,
步履蹒跚的走着……啊,茫然若失地回到了家中,也没有脱制服,便躺
在长沙发上,后来他就……死了。
字体大小  T | T
评分?当前  0.0
  • 1
  • 3
  • 5
  • 8
  • 10
打分
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
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
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