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有意思的就是财政局长周伯明,把年龄一次改小了十一岁,
结果,这个档案上显示的年龄,只比他自己的儿子大十二。在蓟原,当
官的修改自己的实际年龄,几乎就成了公开的做法了。被老百姓戏称为
“四大牛X”的另外两位局长,一位是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,叫做郝
国光,一位是公安局长,叫做黎长钧。郝国光在煤炭局长的位子上已经
干了十年了,一点都有歇的意思;黎长钧的这个公安局长也干了八
年了……据说这位煤炭局长有一个嗜好,那就是不论在什么季节,每天
早晨起来必须得喝一碗“王八汤”,而且必须是当地的土生土长的野生
鳖,配以专门从国外进口的名贵的药材,用文火慢慢的炖成——所以背
地里,这老百姓就都把这郝国光称为“王八局长”。黎长钧更绝,每逢
饭局,先把腰带上的手枪解下来,往这饭桌上这么一放,谁要敢不
喝酒,对不起,看看枪口再说。
李明桥知道,这几位局长敢如此跋扈,能够如此的无法无天,肯定
那不是吃干饭的。有人告诉他,说你啊最好别碰这几位局长。提醒他的
人是出于好意,不想让他得罪人,进而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。但是李明
桥想有些人,是必须得罪的;有些麻烦,也是根本没法避开的……李明
桥心里明白,自己的这个县长并不好当,弄不好,就连这几个局长都领
导不了——因为他的前任,就是被这几位局长给挤走的。但是李明桥既
然认定了要拿这几位局长开刀,就不管他们是吃干饭的还是吃稀饭的,
吃干吃稀都一样,先拿下再说。让李明桥作难的是,牵扯到干部的任免
事项,这决定权在于县委常委会议,尽管各大局是县政府下辖的职能部
门,但是局长的任免,他这个县长只有提名权和建议权,最后决策拍板
的,那还得人家书记杜万清。在李明桥来之前,杜万清已经在蓟原当了
一届县长、一届县委书记了,那算是蓟原的老干部了。李明桥听人
说过,杜书记作风严谨,逢年过节,家里门一关,任何人不准进;调整
干部的时候他就住在办公室,跟干部谈话时侯,一般都有两名以上的干
部在场。可是李明桥奇怪的是,县委书记杜万清素以清廉著称,却任由
这几名局长在蓟原的地面上跋扈,这岂不怪哉?惟一的解释就是,这几
位局长的背后有一只“大手”,这只“大手”伸得比较长,他的有力的
程度足以令县委书记杜万都得清保持缄默。李明桥给翟副书记当了几年
秘书,学了不少的东西。他知道,即使在官场这个深不可测的泥潭
里面,也完全可以做到洁身自好、无欲则刚。翟副书记向来以强硬在衢
阳的干部当中那是有口碑的,这原因是非常简单的:他说的每一句话、
干的每一个事情,那都不是出于个人的目的,而是出以公心——正因为
这一点,有时候就连市委书记和市长,那都得怵他三分。李明桥时不时
地以翟副书记为自己的学习榜样,认为官当到一身正气的份儿上,就可
以 “无所畏忌、不怒而威”。
李明桥试图盘活蓟原这潭“死水”,所以,不管这几位局长的身后
有没有“大手”,不管这只“大手”是从什么地方伸过来,李明桥都打
算摸摸这老虎屁股。
蓟原县政府的办公大楼在东关大道的北端,六层大楼,临街,大门
是面南背北;县委办公大楼刚刚好在东关大道的南端,也是六层临街,
大门是面北背南,刚好正对着县政府大楼。
李明桥刚来的时候,看到蓟原县委、县政府这两栋办公大楼的这种
建设格局,很不习惯。古人迷信,讲究风水,从阴阳学这个角度来看,
衙门口儿朝南开,自古以来,官衙大门那百分之百都是面南背北。蓟原
县政府的办公大楼倒符合古人的风水之说。可是让李明桥不习惯的是,
县委、县政府的两栋办公大楼,矗在东关大道的两边,隔街相望,猛这
么一看,就好像是对峙着的两座山峰,尤其是从李明桥的这个办公室窗
户的望出去,远远地就可以看到县委书记杜万清的办公室的窗户——当
然距离比较远,也仅仅就是看到窗户而已。他的那个办公室在四楼,居
中,杜万清的办公室也在四楼,也是居中。这让李明桥格外地不舒服。
他固执地认为,县委县政府把两栋大楼这样这么一矗,两个主官的办公
室还这样一放,给人的感觉是什么呢,县委书记和县长从地理位置上就
对立起来了。李明桥当然不希望自己跟书记杜万清对立起来,一个小小
的县,巴掌大点的地方,书记跟县长掐起来,那很难看不说,这还干不
干事儿了?还让手底下的干部干不干事儿了?李明桥算了算,他来这个
蓟原满打满算,一个月零十天。
这天早上,他刚到办公室,政府办主任卫振华进来了他说,郝局长
来了,想向您汇报工作。李明桥“哦”了一声。卫振华说的这位郝
局长,那就是现煤炭工业监督管理局局长郝国光。
字体大小  T | T
评分?当前  8.9
  • 1
  • 3
  • 5
  • 8
  • 10
打分
官票(上)
李明桥出任蓟原县长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拿当地“四大局长”开刀——让他们让出霸占许久的位置。但是,在实施的过程中,李明桥一次次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和阻力。他越来越觉察出蓟原这个地方的水有多深,也深感到肩上的责任和内心的不堪重负。最终,在县长选举中落选。即将退休的县委书记杜万清在身患绝症之后,逐渐对自己进行了心灵救赎,最终站出来去面对了八年前的那桩24条人命案。 利益与利益的角逐、权利与权利的角逐、人性与人性的角逐,正在一步步上演……
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