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听由惠天听书制做的长篇有声小说《官票》!
作者:铁翎,演播:艾宝良。
代县长李明桥刚来蓟原那会儿,就听人说过,说在蓟原的这个地面
上,有“四大牛X”,任谁来当书记县长,这“四大牛X”那是万万开罪
不得的,否则,你就甭想在蓟原的地面上混。这“四大牛X”,不是什么
贵重的物件儿,而是人,是指四个人,在老百姓中间有一个非常流行的
顺口溜,就是专门说这四个人的,说:
国土局长的胃,煤炭局长的汤;
政局长的钱袋子,公安局长的枪!
老百姓说,说这四个人,那局长的宝座就是专门为他们定制的,只
能他们坐,别人想坐,门儿都没有。据说,国土局长已经把自己的年龄
改小过三回了,而财政局长档案上显示的年龄,只比自己的儿子大十二
岁……由此,老百姓把国土资源局、煤炭工业管理局、财政局、公安局
这四个局长的位子,称为四大“铁板凳”。代县长李明桥不信这个邪。
他认为,不就是几个小小的局长吗?有什么动不了的?几个大军区的司
令员那都得换防呢,他们还能把局长就当到老?就没人敢动他们,这说
明有的人屁股也不干净。那么李明桥来到蓟原当县长的第一件事情,就
是准备拿这几位局长开刀——他们当局长,当得时间太久了,这就跟食
物一样,在一个袋子里储存的时间过长,会发霉的。李明桥当然不希望
这几位局长跟时间放长了的食物一样,发了霉,甚至变质变了味儿,他
只希望他们顺顺当当地让出这局长的位子来,让年轻人上去,扎扎实实
地干点儿工作,别死占着茅坑不拉屎。干部是需要流动的,只有流
动了,排在后面的干部才会看到提拔的希望,才会更有干劲儿,这就跟
水一样,一直流动的水,叫做“活水”;不流动的水,叫做“死水”,
所谓“流水不腐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
李明桥想让蓟原县这潭“死水”变成“活水”。来蓟原赴任之前,
市委翟副书记告诉李明桥,说这个蓟是矿区,情况复杂,凡事那都得讲
究一个策略。翟副书记的话说得很诚恳,那完全是父辈嘱咐晚辈的那个
口吻。他给翟副书记当了五年秘书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以铁腕著称
的领导的真情流露,这让李明桥感动不已。翟副书记大名翟子翊,是市
委常务副书记,分管党群组织,一度被誉为衢阳市除了书记市长以外的
第三号人物,由于态度强硬,敢跟市委书记拍桌子,所以,在衢阳的干
部们的口里,翟副书记那素有“铁腕老三”的称呼。翟副书记说,明桥
啊,万清同志那可是老资格的县委书记,遇到化解不开的矛盾,多跟万
清同志沟通沟通。李明桥是连连点着头,倍感自己任重道远,同时感觉
自己面对的不是跟随了五年的市委副书记,而是父亲,一位慈祥的
父亲。这种感觉很奇怪,一度让李明桥产生一种错觉,好像自己的父亲
还活在世界上。李明桥的父亲跟翟副书记是同学,当过副县长,曾经在
衢阳的政界风云过一段时间,还是在任上的时候,所在县的一处大楼发
生了坍塌事故,李明桥的父亲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,毅然的冲进了坍塌
的楼内救人,结果被流石击中,当场殒命。当时李明桥还小,只记得父
亲那张棱角分明的脸。正是这个原因,在翟副书记当上了常务副书记之
后,第一件事情,就是让李明桥担任自己的秘书,并且把李明桥提为市
委办公室副主任。在李明桥看起来,翟副书记是那种平时不苟言笑的领
导,很严肃,轻易不会表露什么。在官场待得久了,李明桥已经习惯了
听假话、听空话、听套话,那么翟副书记的这番肺腑之言,反倒让他有
一种如沐春风得感觉。
翟副书记说,凡事要讲究策略——什么叫策略,说白了,就是处事
的技巧,无非就是“圆滑”二字而已。那么李明桥暂时还不想“圆
滑”,他不想让自己刚来,就给蓟原的老百姓和干部一种错觉,让他们
以为自己工于心计,而只是一心奔着仕途的官场“老油条”。李明桥的
父亲当副县长的时候,在老百姓当中是很有口碑,李明桥也想当一个有
口碑的县长,他的观点是:为政一方,就一定要造福一方,否则,就不
要死占着县长的位子。如果只是单纯地为了晋官加爵,那还真不如像那
个谣言里说的,还是回家卖红薯去吧。但是蓟原县的干部结构让他
寒心。据李明桥私下里了解,国土局长张得贵的真实年龄已然是六十有
五了,为了赖在局长的位子上不下来,先后把自己的年龄改小过三次。
据说这个国土局长的胃不同于普通人,酒量惊人,属于千杯不醉那种,
而且是非十五年的窖藏茅台不喝。他手里面掌握着审批土地的大权,围
着他转的那尽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总,有一回,在饭局上,国土局长张得
贵扬言,说:喝一杯酒批一亩土地。这一位开发商连着喝了一百八
十杯,当场就喝趴在地板上了,后来进了医院,在医院里躺了半年,出
来之后就成了植物人了,整天坐在轮椅上被保姆推过来推过去。好在这
位国土局长还真讲信用,如数给了该开发商180亩土地的批文,只是批
文交给了继任公司老总的儿子的手上。
字体大小  T | T
评分?当前  8.9
  • 1
  • 3
  • 5
  • 8
  • 10
打分
官票(上)
李明桥出任蓟原县长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拿当地“四大局长”开刀——让他们让出霸占许久的位置。但是,在实施的过程中,李明桥一次次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和阻力。他越来越觉察出蓟原这个地方的水有多深,也深感到肩上的责任和内心的不堪重负。最终,在县长选举中落选。即将退休的县委书记杜万清在身患绝症之后,逐渐对自己进行了心灵救赎,最终站出来去面对了八年前的那桩24条人命案。 利益与利益的角逐、权利与权利的角逐、人性与人性的角逐,正在一步步上演……

最近更新